手残色渣画手。手残文渣写手(bl)。手残coser歌姬舞姬。

——他日执扇再少年——(2)

 (书接上文,喻文州遇见一道人)

整个人如同一株久居深山的植物,不沾世事。喻文州心中暗钦,真如这道观一样,恰如其分。
“想来此观求缘,不料在此遇上道长。不知道长可否为我谋划二三。”喻文州本是无心闲游至此,此刻却因为这道长的清俊而胡诌了个借口。
“自是可以,施主请随贫道入观。”那道人微微颔首,便转身进了道观。喻文州将马拴在门前榆树下,也跟着进去。
观内庭院面北而建,很是宽阔,四面屋舍俨然,美轮美奂。院落干净整洁,正中立着一座群鹤舞像,栩栩如生。像前供有香炉,一丝若有若无的檀香飘散在整座观中。
道人的青布道袍随步摇曳,领着喻文州绕过前院进了北屋,屋里四处都有花草错落点缀,映得满屋清新苍翠。
道人伸手示意喻文州坐在竹椅上,自己走入后堂取来罗盘铜钱等物什,然后取来草席一垫,端坐于喻文州面前。问了生辰八字之后,道人清亮的眸子定定看着喻文州,眼中深不见底,平静如水,其透彻至极竟让喻文州有点不敢直视。
看罢,道人垂下眼帘,将铜钱摆于喻文州生辰八字方位,摩挲着罗盘开始细细演算。时间仿佛玉浆一样,缓缓流过,只有罗盘的金属声响。突然,道人动作猛的一顿,皱起眉头,低着头一言不发。喻文州看得心惊,便问“道长何故皱眉?”
“贫道有一言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“但说无妨。”

道人微微一沉吟,缓缓开口“施主可知独虎?”

喻文州点点头,道人继续说“独虎者,可立万世业绩,扬扬赫赫。只是,一生未有婚配,至终独身一人。”

喻文州一怔“道长..可是指我?”

道人再次垂下眼帘“世间万物,自有定数,施主不必忧虑。”

喻文州心中忧虑倒算不上,只是一下子觉得轻松许多,好像一些事物不见了一样。他反而笑起来,开口问道“道长一言解我心中之惑,自是感激。不知道长尊姓大名,可否告知于我。”

“......王杰希。”道人说罢略施一礼便出了堂屋。

喻文州见他冷淡之色也不去阻挡,解下手腕上的黑色沉香木手链放在桌上,又在屋里留了片刻才出门回府。

“王杰希吗,我这算不算已于这观中求到缘了呢。”

三年之后。

喻文州已是弱冠之年,也早已进入朝廷去做一些实职。三年之间,喻家并无大起大落,倒是朝中发生许多奇怪之事。

比如说,散尘寺一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好了先到这,散尘寺的案子是关于杰西卡的,我单独开一个文档写OLO,可能会,比较恐怖OWO

评论(1)
热度(7)
© —東方— | Powered by LOFTER